主页 > 两 性 > > 正文

(金丹高手在都市)内容无删减@问天

2019-06-18 14:41  来源:女人街  编辑:Hou
>第五章 更衣室

白天一天问霞都在忙自己的事情,中途先辞了工作,然后变卖别墅,租赁办公楼,注册公司••••••

忙完之后已经快天黑了,不过事情很顺利,问霞总算是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问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钟,见到问天的面色好了很多,问霞也踏实了下来。和问天待了一会儿就匆匆走了。

问天光想着今天晚上偷偷溜出去的事情,并没有询问姐姐这两天在忙什么,看到问霞走后问天抓紧时间修炼了一会儿,等九点钟左右的时候再次偷偷的溜出了医院。

此行的目的地正是问天前些天出事的夜场,陷害问天的人就是孙老五,金表应该在孙老五手中,先拿回手表,然后在和这些人算算总账。

问天这身衣服很扎眼,为了避免在路灯下暴露,问天一直都在贴着路边的花圃走,三绕五绕很快就出现在了夜场的大门口,当时被抛尸的地点就在不远处,只是三日过去,这里的血迹已经不复存在。

扭头看了一眼之后,怒火一闪即逝,闪身没有了问天的身影。

很快在大厦墙外的第五层出现了问天的身影,一身病号服装的问天悄悄的推开了一个后窗,闪身跳了进去。

这是一个阳台,再往里就是客房,客房再往里就是‘玫瑰舞池’也是以前问天每晚必到的地方。

那是一个令人销魂忘我的陶醉之地。

之所以先来这里是因为问天想找一套衣服穿穿,病号服实在是太扎眼了,尽管自己已经是练气一层,可以施展小型法术,可是面对众多的打手问天还是没什么把握,关键是刚刚晋级练气期,把握不大,小心为妙。

右手边一个客房的门虚掩着,问天知道里面没人,轻轻推门,转身钻了进去,这里除了大床就是衣柜,问天没有其他心思,直接打开衣柜找衣服。

也不知道这是谁的房间,男男女女的衣服都有,但是都是服务生的衣着,想来应该是一个更衣间。

三两下问天就找了一套合适的衣服,立刻更衣,很快就把宽松的病号服扔在了一边,看着这具身体和自己以前的差不多,问天还算满意,下意识的就要穿衣服。

可还没等问天有动作,就听门口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,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,尽管舞池的音乐声很大,可是依然没有逃过问天的耳朵。

“不好!这里要来人。”

问天一伸手拿起了床上的病号服和服务生衣服,扭身就钻进了衣柜里,为了不被别人发现,问天尽量屏蔽了呼吸。

“咣当!”

木门被瞬间撞开。

紧接着,一阵撕扯衣服的声音传了过来,跟着就听到地上有衣服坠落的声音,再往后的声音就更刺耳了!

厮!

一阵碰撞的声音不断的传来,呼吸的声音急促!

透过衣柜的缝隙,问天刚好让目睹了眼前的一幕,白花花的一片,让问天看直了眼,让人一阵气血翻腾。

也许对于五毒俱全的问天来说这种事情很平常,可是作为修真界的金丹大能问天来说,这可是第一次目睹这种场面,无比的差异。

前世一直到陨落那一天问天都是彻彻底底的童子鸡,这也是问天最悲哀的地方。

看到眼前的宏伟场面问天顿时涨红了脸,不敢直视,赶紧呼吸吐纳,用灵力平复气息,几息过后才有了好转。

可是当对面的两位更换姿势的时候问天猛然一惊,眼前这个大汉不就是那一夜掩住自己的保镖吗?

日!顿时问天就忘记了眼前华丽的场景,死死的注视这张大驴脸。

好小子,既然今天让小爷撞见了,那么就拿你开刀。

想到这里问天反而不再羞涩,直接推开了衣柜,并且慢悠悠的开始穿衣服,床上两个人正打的火热,根本就没有在意床边出现的这个男子。

叫声连天,好生快活!

“玩的够嗨啊?”问天穿好衣服之后冷冷的说道。

“啊?”

“你是谁?”

女子一声尖叫,跪着的身体冷不丁一扭,就连旁边的男子也吓了一跳,本来在一起的两个人瞬间分开,二人下意识的往后退。

定神观看,当男子看到问天这身服装的时候顿时眼露凶光。

“哪儿来的服务生,赶紧给老子滚蛋,小心老子扒了你的皮。”男子见到竟然是一个服务生,顿时又来了底气,出口恐吓。

“是吗?难道你就不想抽了我的筋?”

“抽筋?”

男子一愣,不明白这厮何出此言,冷冷的说道:“抽你的筋怎么了,再不走老子马上将你扒皮抽筋,就像前两天楼下的死鬼一样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听男子提到了前天的事情,问天顿时就失去了和这厮废话的心思,身体鬼魅的到了男子的近前,伸手就掐住了驴脸大汉的耿嗓,轻而易举的聚过了头顶。

“嗯嗯!”

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大汉顿时面如死灰,旁边的雪白女子更是花容失色,快速的缩到了墙角处,连衣服都不敢去穿。

“说!孙老五在什么地方?说错半个字马上要你小命。”问天也不怕这厮逃走,问完之后将大汉扔在了床上。

“咳咳!我说,五哥,五哥就在楼下。”男子确实被吓傻了,快速说出了孙老五的下落。

心中暗道,真他妈倒霉,不过当男子抬头看问天的时候顿时一愣,失声叫道:“你,你是问天,怎么可能?”

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我就是问天!”

大汉心中万分差异,且不说问天本就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吸毒鬼,再加上前两天自己亲眼见到问天手脚被废,他就算是不死也应该在医院才对呀!

“我的手脚应该被废了才对是吧?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当天晚上你也没闲着吧!”一边说着话问天再一次将这个男子拎了起来。

“我我,我!”

“咔嚓!”没有等这厮再废话,问天直接将大驴脸的脑袋弄成了麻花,当场死亡。

第六章 舞池

“啊!”

一声尖叫。

“不要!不要杀我。”

女子见到眼前这个男子竟然真的杀了人,两眼惊骇的看着问天,前两天的事情这里好多人都知道,眼前之人会不会把自己杀人灭口啊?女子恐惧到了极点。

问天虽然无比的厌恶眼前这种人,可是也没有斩尽杀绝的心思,毕竟自己当日受伤和此人无关,修真者讲究因果循环,尽量不做莫须有的杀戳。

问天伸出一根手指,一道灰蒙蒙的光芒快速的摄入了女子的脑海,做完之后问天看了看床上的一沓钱,这是从大汉口袋里掉出来的,大概有几千块的样子,顺手问天就收了起来。

现在身无分文,连坐车的前都没有,这也算是自己的战利品,不用白不用。

出了房间之后问天大摇大摆的向舞池的方向走去。

房间内的女子此刻两眼发直,眼神之中满是空洞,没有半点色彩。只有问天知道,眼前之人已经成了白痴,下半辈子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干什么了!

“男士们,女士们!王子,公主们!嗨起来!让我们一起摇摆!”

舞池中领舞小姐摆弄着诱人的身姿,在舞台上大声引领,晃动的身体让凸透有致的身材更加有料,圆润的翘臀左摇右晃,随着五颜六色的彩灯摇摆!

眼前这些男男女女的人群更是疯狂,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的摇晃着脑袋,来迎合现场激烈的音乐。

此刻无数的帅哥靓女都各显身手,肆虐的摆弄风骚,妖娆的舞娘恨不得把修长的美腿全部亮出,颤抖的动作更是让众人蠢蠢欲动。

音乐,美酒,舞池,浓烟,一切都是那样的销魂••••••

问天环视四周,在五彩的灯光之下寻找孙老五的身影。

“服务生!帮我来杯鸡尾酒。”

一名身材妖娆,扭着翘臀的靓女拍了一下问天的肩膀,说完之后走到了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,想来是等待问天将鸡尾酒送过去。

鸡尾酒?

问天想了一下,突然看到了吧台上的酒杯,恍然大悟,这不就是鸡尾酒吗?

很快问天就明白过来,这名女子应该是这里的常客,也好,送一杯就送一杯,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这身衣服。

顺手问天就拿起了两倍鸡尾酒,闻了闻味道还不错,顺势喝了一口。

“噗!”

呸!好难喝。

这可比修真界的酒差了十万八千里,真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在想什么,这么难喝的东西也能称之为酒?

顺手问天就将喝了一口的鸡尾酒又放回了吧台,端着另一杯向那名女子走去。

一边走路,一边寻找孙老五的所在,按理说方才大驴脸不应该撒谎,别说他是一个凡人,就算是大能修士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乱说。

“您的酒!”

问天放下酒杯随口说了一句,然后目光继续寻找孙老五的身影,至于其他事情根本没有在意。

“小弟你过来?小弟!”女子见到问天扭头要走,喊了一声。

“喔,你叫我?”

“当然,不然你以为呢?”

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问天也很有职业道德的反问。

“这是你的小费!”顺手女子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,用两根修长的玉指夹着放在了桌子上。

问天也很无语,看来自己还真是做服务生的料,这么快就挣到钱了,既然给了就拿着吧!

“我问一下,你们经理在不在?”

“我们经理?我帮你问问,今天太忙我也没有看到。”问天一阵无语,看来天下真是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“好的!”

女子微微一笑。

问天扭头继续寻找孙老五,至于找经理的事情根本没往心里去,一百元钱就把本少呼来喝去,太廉价了吧!

舞蹈伴随着音乐继续摇摆,形形色色的男女嗨个不停,美女确实很多,难怪那个五毒俱全的‘问天’喜欢这个地方,确实这里有值得停顿的理由,问天笑着摇了摇头,很快就没入了人群之中。

“小妹妹!如果你想要在这里尽情的嗨皮就试试这个,我保证你用了他之后会欲仙欲死,全场人都会为你喝彩。”

一个身穿碎花衣衫的黄毛男子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纸包,在一个学生妹打扮的女子面前不停的晃动。

“呿!本小姐可没那个兴致,这种上瘾的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!”女孩应该还是个学生,长相虽然很美,穿着也很时髦,但是身上那种稚气尚未完全消退。

“这可不是什么上瘾的东西,你真以为这是毒药呢?谁不知道这是销魂散,用了它只会让你无比的嗨皮,你看这里的人玩的多疯狂,个个都是欲仙欲死,如果不是看你孤独寂寞冷哥哥我才不会白白送你呢!”

“你们走吧,我只想在这里喝两杯酒,没别的心思。”女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并不上套。

“小妹妹!哥哥可是看你还不错白白送你,你可知道这是价值几千块的东西,不要错失良机啊!”

黄毛男子很清楚,好多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的人都比较排斥,可是当她们尝到了甜头就会欲罢不能,到时候恨不得跪着求自己卖给她。

“对不起,我还有事,先走了!”女孩儿感觉事情不对,起身就要走。

“妹妹!着什么急啊?哥哥陪你喝一杯!”这时旁边又走来两个怪异打扮的混混,直接挡住了女孩儿的去路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此刻女孩心中有些恐惧起来,知道眼前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今天自己一个人出来,还是第一次来这里,如果有什么事情该如何是好?

此时女孩儿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来这种地方。

“我们可没别的想法,只想和妹妹交个朋友,一起喝一杯,难道妹妹不肯赏光?”

问天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深有感触,自己的前身就是这样一步步走来的,最后弄得家破人亡,这些人渣比修真界的劫匪更令人发指。

“黄毛!你过来。”

“奥!五哥,您来啦!”

问天刚想给这个女子解围,突然听到黄毛喊‘五哥’,顿时扭头看去。

来者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半大老头,一脸的麻子,浓眉小眼,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人,在这个五哥的左手手腕上带着一只亮银色的手表,问天的目光接触手表的瞬间眼神中就冒出了一股杀气,孙老五!

猜你喜欢:

【免责声明】本网站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,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,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!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女人街网对其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